活動紀錄

大家都抱怨:「新竹好無聊」,但大家都擺爛無所作為

數不清楚有多少次,當旅居海外的朋友突然從messenger上敲你說:「我下週會回台灣,新竹有什麼好玩的?我去找你喔!」的時候,身為新竹人,無論是先天命定在這出生還是後天被迫在這讀書工作,你是否會為了到底該如何展示這個城市魅力而苦惱呢?

或者應該問:「新竹,有魅力嗎?」    

曖曖內含光的新竹科技城

台灣很年輕的,是塊文字紀錄僅三百多個歲月的土地。但在歷史捲軸中,新竹卻佔了不容小覷的份量與篇幅。

新竹,是台灣第一進士的家鄉、日本接收北台灣的重要據點、是台灣半導體龍頭產業的基地。有趣的是,現在的新竹,以光復路二段101號(清華大學)為分線,有道隱形的屏障,把新竹一分為二,切割為兩個平行時空。

兩個平行世界中的居民,唯一的共同點竟然是:新竹好無聊。

值得慶幸的是,在一連串的抱怨聲浪中,有人開始改變思維,有人開始號召群眾,更有人已經產出令人為之喝采的call-to-action行動呼籲。

延續2019年「地方創生元年」的國家發展方針,新竹市文化局-將軍村與在地社會企業-見域工作室共同發起以「向在地學習」系列活動講座。

 

有一種職業選擇,叫做發明家

2020年的春日下午,新竹一如往常的溼冷。

跨領域專家-清華大學 王俊程教授、循環經濟實踐家-春池玻璃 吳庭安副總經理以及半導體龍頭代表-台積電文教基金會 許峻郎執行長,在將軍村的老宅子裡,有個與城市溝通的約會。

發明家,須創造新的觀點並應用,做出產品。因此,發明-創新-科技,理所當然地被看作連體嬰。然而,把焦點聚集在創新而忽略了使用,則是大部分發明家創造出「高明但沒有用的科技」的致命痛點。

王俊程老師,是知識技術的跨領域專家,同時也是學術界與產業界跨領域碰撞的熱情打火石。傳道設計思考服務科學的理念實踐,王老師表示:「科技可以帶給我們美好的生活,但應該懷抱著SDGs的信念以及使用者出發的理念,作為創新創業的基石。」

期待藉由科技桃花源的計畫,喚醒新竹各領域的工作者與專家,不要執著於身邊小確幸,踏出舒適圈,勇敢瘋狂地做夢。

吳庭安,是新竹傳統玻璃回收工廠的小當家。

擁有劍橋學歷、台積電工程師經驗;但因為現實的殘酷-家族傳產事業面臨轉型經濟危機,回到傳統玻璃產業。為了存活,庭安改變思維,春池玻璃也從被動的回收處理轉型為循環經濟綠能產業標竿。

重視傳統技術,以材料為出發點,加上文化的跨領域辛香料,提升玻璃新價值。從玻璃廢物華麗轉身變成輕盈防火磚、日常生活中的日本帝國殖民痕跡-臺灣限定143啤酒杯、到潮流時尚品味-W春池計畫,廷安翻轉小確幸,新竹玻璃多了許多不同的樣貌與可能性。地方創生,不簡單的四個字,春池玻璃,從老師傅的生命經驗出發,建立價值認同。

「酒矸倘賣嘸」,是回收的、丟臉的、不想讓人知道的職業。

「春池玻璃」,是台灣的、有生命故事的、驕傲的具現化事業。

台積電願意做更多

談話到了尾聲,默默坐在窗邊的許執行長表示,已成立二十餘年的台積電文教基金會,一直以來致力於推廣藝文活動、社區營造以及人才培育的築夢計畫。以溫柔的企劃作為起始點,在硬邦邦半導體的基業上,投注地方關懷、人文島嶼以及社會回饋。

然而,聽聞王老師主持的計畫-預見科技桃花源,最令執行長覺得錯愕的是,即使台積電深耕新竹二十餘年的藝文推動,2020年的網路社群平台,對於「新竹下班生活」的討論,仍然是:無聊、去台北吧、不然就去巨城吧!

另一個驚訝點是,吳庭安這樣一個有理念、有熱情的能力者,在台積電可能像小小螺絲釘一樣,重要但可取代;但離開半導體業的吳廷安,卻顛覆想像,翻轉傳統產業,創造令人驚艷的事業群,更成為一個創新創業的先驅者。

Collaboration 跨界整合地方創生

將軍村的老宅子,陪伴新竹,經歷一次又一次的蛻變。

今天,集結了微小但多元的動能,在健康-工作-生活,全方位系統重置更新的路途上,我們並不孤單。新竹已經有意見領袖出現,新竹正在一步步改變。

記住要仰望天空,不要低頭看腳下,無論生活如何艱難,請保持一顆好奇的心。你總會找到自己的路和屬於你的成功。

1月份的城市共生學,讓我們設定目標導航時,開始願意嘗試不同的跨領域可能性;緊接著,2月份的城市住民學,則是進一步深入討論「誰是新竹人」、地方認同、文化生活型態的多種樣貌。期待身為移民城市的你,前來分享並探索多元樣貌的身份足跡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